马小平老师的悲剧根源

马小平老师的悲剧根源


吉林大学附属中学  赵秋羽


我们的时代并不缺乏教育理论家,而是缺乏教育实践家。当今教育现状是先进的教育理论与功利的教育实践之间存在着尖锐的矛盾。实践论认为,理论产生于实践,又反过来指导实践。而当今的教育理论却很难指导当今的教育实践。马小平老师的悲剧就在于他既是教育理论家,又是教育实践家,处于很难将二者完美结合的尴尬境地。


为什么呢?人们常常做这样的比喻:健康是“1”,其余什么金钱、地位、荣誉、前途等都是“1”后面的“0”;有了健康才有一切,没有健康一切都只是“0”,毫无意义。把这个比喻推广到教育界,高考成绩是“1”,其余什么教育理念、综合素质、人文精神、民族前途等都是“1”后面的“0”;有了高考成绩才有一切,没有高考成绩一切都只是“0”,毫无意义。人们都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殊不知,在社会,高考成绩是检验学校办学质量的唯一标准;在学校,高考成绩是检验教师水平能力的唯一标准。


看看全国各地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教育研讨会上,慷慨激昂发言的教育理论家很少有直接教课的,所以他们理直气壮的高谈阔论:反对应试教育,提倡素质教育;要提高国民的综合素质,不要培养高分低能的书呆子。至于高考成绩与他们无关,不在考虑范围之内。我曾观摩过一次全省素质教育现场会——某学校十间教室都有学生在搞活动,第一间教室学生在捏泥人,第二间教室学生在画小人,第三间教室学生在制作“打气筒”火箭,第四间教室学生在学交警指挥车辆,第五间教室学生在编花篮,第六间教室学生在弹钢琴,第七间教室学生在跳舞,第八间教室学生在唱歌,第九间教室学生在做布娃娃,第十间教室学生在练书法。——没有一人在学习。请问,这是学校吗?简直是胡闹。只是做做样子给人看罢了。这是教育理论家指导的教育实践吗?


而广大直接教课的一线教师,很难成为教育理论家。因为当今的教育理论却很难指导当今的教育实践。他们对高考问题有着切肤之痛。在高考成绩的紧箍咒的制约之下,教师怎敢越雷池一步?高考成绩好,则一俊遮百丑,搞不搞教改无所谓;高考成绩不好,则一票否决,什么“教改”?全是花架子。校长不饶你,家长不饶你,社会不饶你。没有编制的青年教师想进编吗?高考成绩不好,往后排吧。职称低的教师想晋升职称吗?高考成绩不好,往后排吧。有前途的教师想高升吗?高考成绩不好,往后排吧。教师超员,淘汰下岗,高考成绩不好,还是你先下岗吧。这时,没人看你的教育理念有多么先进,没人看你的人文教育搞得怎样成功,没人看你培养的学生有多高的素质,没人看你的人格养成、公民责任以及智慧与情感的培养取得了多么辉煌的成绩。——这是多么尴尬的教育现状啊!


像马小平这样出色的教师不是也难逃厄运吗?家长会结束以后,马老师被很多家长围住,责问他为什么不教课本上的内容,——因为课本上的内容是高考的内容,马老师显得很疲惫,甚至有些手足无措;后来马老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在那里泣不成声,非常难过。马小平有他的先进的教育理念:“要赶在灾难尚未毁灭人类之前,把能够应对这种灾难的一代新人给培养出来。”而残酷的现实却是没等他“把能够应对这种灾难的一代新人给培养出来”,自己却在高考的重压之下,带着他独特的教育理念和对教育事业的一腔赤诚,离开了这个世界。马老师不会不知道,在高考制度不改革的情况下,一切教育理念和教育改革都是以高考成绩为衡量标准的,有许多老师“教改”获得了成功,这有他的高考成绩为证;凡是不考虑高考成绩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改革都是在黑暗中毫无意义的摸索。


因此,有着空想教育家色彩的马老师,在现有的教育体制下必然显得格外孤独!既是教育理论家,又是教育实践家,在当今现状下未能将二者完美结合,也许就是马小平老师的悲剧根源吧。


 

“吉大附中”赋

 


“吉大附中”赋


——《“引松入长”辞》姊妹篇


教师   赵秋羽


庚寅孟冬,瑞雪轻飏。


寒意初显,无异清凉。


南湖之畔,松林之旁,


吾与远客,小径徜徉。


一别半载,客问我况:


“昔君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霰雪茫茫。


松水汤汤,渐车帷裳。


  苦心孤诣,可感凄凉?”


莞尔笑答,语调微长:


“大隧之中,其乐融融。


  繁华都会,焉能凄凉?”


客颜疑惑,瞠目眉扬:


      “食也无鱼,出也无车(ju);


  无以为家,何言欢畅?”


                                  余曰:


“牡丹园里,牡丹飘香。


香气四溢,沁入课堂。


莘莘学子,书声琅琅。


学海生涯,溢彩流光。


发明创新,河水泱泱。


文体争先,竞赛获奖。


数理夺魁,语外不让。


学生社团,春笋生长。


琴棋书画,歌舞弹唱。


诸子百家,各有所长。


图书阅览,入室登堂。


左有电子,右有墨香。


实验诸室,仪器精良。


数码东瀛,机械西洋。


玲珑微镜,万元以上。


大学难媲,中学何尝?


同为学子,确有别样。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身居北国,留影南洋。


神州胜景,师生同赏。


北京奥运,长城也长;


上海世博,黄浦也黄。


支教越南,考察万象。


他山之石,博采众长。


学堂有限,宇宙未央。


奥妙无穷,探索有向。


榜眼探花,状元相望。


 吉大附中,举世有双!”


客喜而笑,执手相傍。


踱进酒肆,倚坐南窗。


美酒更美,茴香更香。


洗盏更酌,不觉星光!


   2010.12.4·闲笔